米乐

空了看看书,闲了打打球

 

短篇:十年后

希望故事能延续~~

阅读文字:

作者 :  林新一




樱木正在端盘子,铃声响起,他打开一看,是彩子的短信:
樱木,我们要开同学会,在鱼住店里,记得要来哦。
樱木拿着手机,一下动弹不得。
经理:还愣在那干什么?上班是让你玩手机的吗?
樱木转身,怒目而视。
经理吓得退后几步,樱木转过身去,迈向KTV的包厢里。

当樱木走进鱼住店里时,大家在门边喷了彩带,庆祝他的到来。
彩子:你终于来了,樱木,大家想得你好久了。
宫城:都这么多年不见了,过得还好吗?
三井:有空切磋一下啊。
樱木看着大家,一语不发,来到角落里坐着。
大家愣了一下,面面相觑,彩子推了推大家,暗示尽量不要刺激他,就让他呆着那就好。
大家点点头,这些年来,他们都知道在樱木身上,发生了些什么。
那一天晚上,大家兴高采烈地喝着酒,吃着寿司,彩子嚷嚷着要鱼住打到一折,鱼住则在厨房里手忙脚乱,端着鱼刀大骂:你们是要把我吃破产啊?
只有樱木,在角落里默默喝酒。
樱木看着大家,赤木和木暮两人成绩优异,分别考上了东大和京都大学,成了金融职员;三井两次重考大学失败,在学校门外卖饮料和鸡排,也混得风生水起;宫城如愿以偿和彩子结了婚,生下了一个千金;晴子当上了实习医生,因为临时有手术,所以来不及参加。
期间,大家聊起往日的趣事,在面对山王的那场对抗,他们已经向身边人吹嘘了几千遍,还是一副津津乐道的样子。
三井喝了一杯清酒,兴致勃勃地说:你们说,现在流川枫在做什么呢?
大家回忆着以前的事,流川枫去了美国后,就鲜有他的消息,更少有他上场的机会。有一次记者采访时,镜头晃进更衣室,流川枫正在擦汗,看到镜头后,臭着脸把毛巾甩向镜头扬长而去,让那两个记者目瞪口呆。
流川枫是他们湘北唯一达成梦想的希望,大家都衷心希望他能够走好。
三井说话时,不时把目光瞄向樱木,以为他会注意流川枫的话题,却未曾想,他只顾自己喝闷酒,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。
宫城说:对了,你们还记得毕业时,安西老师跟我们说了些什么吗?
大家听完点点头,那是在他们毕业时,安西老师把他们叫到跟前,说:社会是一个更大的篮球场,在那里,你没法传球,防守, 更没有队友帮你做掩护,你只能孤零零一个人,不断地进攻,投篮,直至人生的终结。在那个没有掌声,只有嘘声的球场里,我 希望你们每一个人,都能打出最好的篮球。
当宫城说完时,樱木苦涩地又喝下了一杯酒。

同学会结束后,坏孩子军团姗姗来迟,看到大家吃完后悔不已。他们看见樱木到来,正想打招呼时,樱木穿身而过,完全不理睬他们。
他们看着樱木离去,雄二说:看到流川枫能去美国,他心里肯定愤愤不平,要不是因为背的伤,早就去了。
高宫望:怎么可能,连流川枫都混得这么难,樱木要是去了,岂不是分分钟被人打爆牙,他肯定心里庆幸,还好没去美国吧。
樱木突然站在他们后面,怒目而视:我都听到了。
在把他们撞得口吐白沫后,樱木一语不发地离开了。
彩子和洋平看着樱木,洋平掻头说:其实心里最难受的,要属樱木了吧。
彩子:这么多年来,我们每一个人都改变了,就唯独樱木没有变过。

樱木在走廊里发呆,包厢里突然传来打砸声。
樱木转身一看,一个刀疤男正呵斥女服务生,他咧嘴说:在这里混,身体都不让摸,怎么办事的?
就在刀疤男伸手想去摸时,樱木夺过他的手,用力一拗,骨折了。
包厢里顿时大乱。

半小时后,十几人瘸着腿找经理哭诉。
经理叫来樱木,呵斥道:你怎么能打客户,不想干了?算了你现在辞职吧。
经理在呵斥时夹了一句低能儿,一秒后,一只熊猫脸躺在了地上。

樱木走出后门,小巷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樱木,你活得真够狼狈的啊。
樱木扭头,竟然是铁男。
樱木:你想要找茬吗?
铁男举起双手,说:没没没,我是想介绍个好工作给你。
樱木转身:我对当流氓没兴趣。
铁男:不是流氓,我早就改邪归正了。我在对面楼下开了个地下博击,要不要来玩,赢的话,钱五五分。
樱木站住,犹豫。
铁男吐了烟蒂:你还在犹豫什么,都不打篮球了,还把教练的话当枪使吗?
樱木瞪视:钱我要全部!
铁男:成交!

走进地下室,一个个都虎背熊腰,凶神恶煞地看着樱木。
几回合后,大家都鼻青脸肿地看着他。
每一次出拳,都是拳拳到肉,招招见血。
樱木打红了眼,每一拳都往死里整。
擂台下,聚赌的人们欢呼起来,为樱木所喝彩。
恍惚间,仿佛回到了昔日的山王。
只是这次,是用血换来的。

有一次,樱木打完拳击后,深夜回家,一群人围了过来。
见面就是一顿狠揍。
樱木不甘示弱,撂倒了一个又一个,然而人数太多了,樱木寡不敌众,终于被他们逮住机会,硬摁在水泥地上。
一根铁棍在地上噌噌扫着,樱木抬头一看,是曾经的刀疤男。
刀疤男:樱木,你背上的伤还好吗?

说完,刀疤男拼命凿着樱木的后背,樱木口吐鲜血,咬牙硬撑着。
凿了十几下后,一个黑影闪过,把刀疤男整个踹飞。
樱木抬头一看,竟是铁男。
铁男拉他起来,让他快跑,这里由他撑着。
等樱木回头看时,对方把一柄尖刀刺进铁男的胸部,血流如柱。

雨声淅沥中,却是一路鲜血。
樱木恍过神来,才发现,眼前的景物在向后移。
什么时候,他铁人樱木,开始对生活逃跑呢?
逃避同学,逃避现实,逃避人生,他什么时候活得这么窝囊的?
雨水模糊了双眼,樱木再也撑不住,倒在了地上。

脚步声渐近,樱木却是动弹不得。
就在闭眼时,樱木听到那句魂牵梦萦的声音:樱木,你怎么了?
雨水氤氲中,是晴子担心的脸。

等樱木醒来时,才发现,自己在晴子的家中。
晴子正为他包扎伤口。
两个人彼此不说话,就这样默默地呆着。
樱木闭上双眼,仿佛能听到自己站在评委台上,高声呐喊:我想要打倒山王;在球员生命的抉择中,他选择了永不放弃;在排山倒海的呼声中,他与死狐狸击掌庆祝。
这些,仿佛一场梦境般,恍如隔世。

樱木:晴子。
晴子:怎么了?
樱木:我好想回到过去。

樱木治疗后,在自己家里养伤。
后来索性不出门,成了名副其实的家里蹲。
元宵那天,坏孩子军团过来找他,宫间望大喊:樱木,今晚一起去游园吧。
话音刚落,一个电饭煲从天而降,砸在宫间望的脑袋上。
洋平看不过去了,喊道:晴子说不定会在那里出现哦。
一秒后,樱木出现在阳台,说:真的?

晚上,坏孩子军团陪着樱木散心。
樱木东张西望,在人群中寻找晴子的身影。
宫间望揉揉了头上的包,痛苦地说:为什么我们要陪樱木,不是应该陪女友吗?
雄二:都是兄弟嘛,还计较这些做什么呢?
宫间望一脸不情愿:晴子都快要结婚了,他还在家里蹲,肯定没戏啦。
话刚说完,雄二和洋平赶紧捂住他的嘴。
洋平急忙转身,才发现樱木早已不见踪影。

晴子走在灯火阑珊前,樱木追得气喘吁吁,不小心还碰到灯笼架,跌落得满地都是。
终于,在半山腰上,樱木追上了,晴子转过身来,诧异地看着他。
樱木喘着气:我喜欢你。
晴子愣在原地。
樱木说:这次是认真的。
突然,远处闪过灿烂花火,晴子转过身来,片片斑斓晕在她一身娇俏的和服上,樱木一下看得呆了。
晴子望着夜空上的花火:樱木,你知道烟花为什么这么美吗?
樱木摇头。
晴子:因为它们存在过一瞬间,就绽放出最美的时刻,对于我来说,你也是我心中最美的花火,感谢你,让我在青春里曾经灿烂过。
樱木含泪看着她。
晴子转头,嫣然一笑:但我们是时候走出来了,太迷恋花火的话,它会消失原有的光彩哦。
樱木抹着泪,点了点头。

被晴子婉拒后,樱木一下魂不守舍,又恢复家里蹲的生活。
坏孩子军团常过来找他,却总是收获一堆垃圾。
一次铃声响起,樱木不耐烦地接听,却是晴子的声音。
晴子哽咽:樱木,安西老师去世了。
一个晴天霹雳,让樱木愣在原地。

在灵堂上,所有人都到了现场。
赤木和暮木在安慰啜泣的伯母;宫城和彩子帮忙接待悼念的人;三井一脸的悲痛欲绝,脚都走得颤颤巍巍。
樱木一声不吭,在角落里独自蹲着。
来悼念的人里,有当了销售经理的阿牧,成了演员的仙道,和当了小学老师的阿福。
甚至来了一名稀客,从美国归来的流川枫。
当他走进灵堂时,大家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。
樱木盯着昔日的队手,长头发,络腮胡,一副流浪汉的样子。

晴子走上前去,抹着泪说:太好了,流川枫你终于来了。
流川枫却沉声说:滚!
樱木气得直起,却被彩子拉住手腕,望着前方的牌位。
樱木醒悟过来,只好压下怒气,不能在灵堂跟他打架。
流川枫参拜完后,径直离开,樱木尾随过去,正想跟他算帐时,却突然想道:

就算跟他面对面,又能说些什么呢?
狐狸好歹去过美国,而他呢,试都没试过,就被生活打败得落荒而逃。
还想用腰伤做借口吗,缩头乌龟要做到什么时候?
樱木停下了脚步,沮丧地发现,自己根本没资格与流川枫叫板。

樱木回到灵堂,望着安西老师的牌位,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。
樱木悲伤喊道:老爹,他应该怎么做才好?

葬礼后,樱木一直很消沉。
直到有一天,门铃响起,樱木向外大吼一声,对方落荒而逃,却从门底塞下一封信。
樱木打开一看,竟是老爹的字迹:

樱木,还记得跟山王比赛时,我曾跟你说过,我一刻都不想换你下场,因为我想看你进步,不断地进步,你是我往后的余生里 ,上天留给我最好的礼物。


然而,当你背上怀伤,疼痛得站起不起来时,我迟疑了,我怕会犯下这一生无法弥补的过错,当时,你对我说,这是你最好的时代,那一刻,镁光灯照在你的身上,一脸的神采飞扬。
说实话,我被你所打动了,心里存着一丝侥幸,或许,你的伤势必不严重,或许,比赛会很快结束,结束后,我马上送你上医院。
然而,我慢慢才发现,是我害了你,我说的并不是你的伤势,而是你的心。
当一个人的青春太灿烂的时候,他会迷恋在那璀璨中无法自拨,而他所面临的现实也会愈加残酷。 
每次看见你饮酒浇愁,醉倒在路灯边时,我都不止一次地想到,我不应该让你怀着背伤去面对山王,也许,曾经的光芒万丈, 也成就了你现在的迷茫。那一刻,我才意识到,你是只能停留在青春的人,只有热血的青春才是你心中的解药,现实对你而言,太过残酷了。
所以,我希望你能代替我,就职湘北高中的篮球教练,我已经跟流川枫商量过,推荐他到陵南当任体育教练,你们两个人,是活在过去的人,那么就让你们的过去,成就今后的未来,去吧,只有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,才是你永远的青春。

那一天,樱木终于回到了湘北高中。
每走过一个地方,往事都一帧帧地播放着。
他50次告白被拒绝的时候;他被赤木晴子推荐打篮球的时候;他在猩猩头上灌篮的时候;他在老爹的督促下,练习两万个投篮的时候。
每一个场景,都历历在目,幕幕在心。
仿佛那一瞬间,一切都回来了。

那一刻,他才知道。
生活,并不是处处都有热血。
它只存在于青春里。
人生到处充满妥协,热血沸腾的他,却从来没冷却过一秒。
樱木终于知道,他并不存在于外面的世界,那个没有热血的世界。
他想要留在这里,那个挥汗如雨的篮球场,一秒都不想耽搁下去。

樱木来到了昔日的篮球场,老师向大家介绍樱木。
突然,铁门啪地一声响起,一个长毛小子走过来,欺负一个新生。
樱木走了过去,逮住了他的手。
老师赶紧过来,说樱木是新的教练。
长毛小子一脸不屑:他有什么资格教我,我可是天才啊。
樱木愣了一下,随即展示起自己的肱二头肌,眼神不羁地说:我曾经也是。
(完)



  173
评论
热度(173)
  1. 安心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初生牛犊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kaifeng.fan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不只是摄影—Mirror phantom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是否应该觉得自己很庆幸,我的青春从来就不是灿烂辉煌的,这也会不断地去推动我为现在而努力

© 米乐 | Powered by LOFTER